mgµç×Ó电影

mgµç×Ó电影封面图

渔岛之子

战争剧 | 1985 | 影视魔盒 | 3D版 | 英国

主演:周力,佟大为,魏晨,于文文,李斯丹妮,李晟,吴其江,宋楚炎,高一清,李庆誉,

导演:杜琪峰

上映时间:1985

资源类型:正片

分类:民间信仰片

更新时间:2023-09-22

地区:加拿大

播放地址:韶关家园网(无需下载播放器,直接点击在线观看)

在线观看

剧情简介

回到营地,墨霖默默不语,就连月瑶问他黄泉怎么和他在一起都没听到。 黄泉只能自己跟月瑶,还有朱评漫和小白两个老家伙解释他是如何出现的。 当墨霖在酆都城外闹出大动静的时候,黄泉也带领着黎明死士们潜入了大牢之中。 本以为只剩下一个烈火神女镇守大牢,他们一定能够成功劫狱,可没想到的是,在最关键的时候,阴阳家的家主邹鸿忽然出现了。 邹鸿一出现,黄泉几乎绝望了,因为双方的级数相差太多,无论他有多少的计谋,在压倒性的实力面前,都只是不堪一击的小把戏。 没想到的是,邹鸿不但没有把他们一网成擒,还将他们的朋友放出了大牢,更打开南门,让他们迅速离去。 直到现在,黄泉都不清楚邹鸿为什么这么做,他只记得邹鸿最后对他说的那句话。 “相信墨霖,只有他才能拯救这个世界的失衡。” 正是因为这句话,黄泉没有跟随黎明死士们一起回扁鹊城,他有一种野兽般的直觉,直接钻进了莽莽的雁荡山之中。在转悠了三天之后,终于找到了墨霖,也顺便见到了他一直躲着的碧落。 黄泉一边说着他的故事,不时的望向墨霖。他理解墨霖此刻的心情,十年之前,他就如同墨霖一样,甚至比墨霖更惨。 他没有朋友,不再拥有武道,只有一条烂命和被墨家抛弃的命运。他深思了一夜,终于确定他不配再拥有碧落的爱情,从此义无反顾的走上了不归的天涯路。 “墨霖,你一定能想通的。”黄泉心中默默的想着。 自从听到碧落说的关于洛芊芊一夜白发的事情,墨霖就有些神不守舍。黄泉说的话他一句也没听到,满脑子都在想着洛芊芊,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回墨者村去见她。 “他怎么了?”月瑶见墨霖的脸色难看,凑到黄泉的身边低声问他。 黄泉将碧落的话转述给月瑶,她掩住了嘴,惊讶的问:“一夜白头,怎么可能?” “碧落不会说谎的。她既然这么说,那就一定是真的。”黄泉道。 “她真是太可怜了。”月瑶毕竟也是个女孩子,听到这样一个有些悲情的爱情故事,眼泪不由的在眼眶里打起转来。 等她看到墨霖那附魂不守舍的样子,心中暗暗的想:如果一夜白头的是我,墨霖哥哥会不会也这样的思念我呢? “墨霖,不要再难过了。像个男人一样挺住,迟早有一天,你会像个英雄一样的回到墨家接你心爱的姑娘。”朱评漫走到墨霖的身边,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道。 墨霖苦笑一声,他也知道只是坐在这里不会对事情有任何的裨益。 “多谢大家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已经很晚了,大家休息吧,明天还要赶路呢。”墨霖说着拨弄了一下篝火,抬头看了眼天空中高悬的明月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。 “芊芊,月光照着我,一定也照着你。你要相信我,我会去见你的,这一天很快就会来到。” △△△ 第二天一早,队伍继续启程,一路向南,直奔大沼泽。 这一次,黄泉也加入了队伍,因为小白说熬炼的龙骨或许能帮助他恢复已经完全被废掉的七脉轮,这让黄泉燃起了希望。 有了烈镜和大熊两个活宝,又多了黄泉,队伍显得热闹了许多。虽然墨霖的心情一直很低落,可烈镜和大熊时而耍宝时而出糗,让他也常常忍俊不禁的笑起来。 碧落和辛将子再没有出现,也并没有其他世家的人来阻挡,在山中又走了两日,雁荡山的绵绵青山终于被甩在了身后,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平原。地平线的尽头,就是妖兽们聚居的大沼泽了。 “就到这里吧。那边就是兵家的领地,百兵城很繁华,这些钱够你开个不错的餐馆了。如果需要的话,我还可以叫我的朋友照顾你。”墨霖站在一座山丘上,望着远方的百兵城对烈镜道。 烈镜和大熊交换了一个眼色,一同“噗通”的跪了下来。 “请收我为徒吧!”烈镜大声的道,“我对你的仰慕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……” “停!”墨霖吓了一跳,“你这是干嘛?” 烈镜抬起头来道:“我想了一下,无论是买块地还是开饭馆,都是懦弱的行为。我要做个像你一样的英雄。” “我可不是英雄,我是人民公敌,跟着我很危险的。”墨霖无奈的道。 “危险又怕什么。我听说墨者的精神是赴汤蹈刃,死不旋踵。虽然我不是墨者,可我毕竟也是姓烈的,我也是英雄后代,我不怕危险!”烈镜说的慷慨激昂,只是还带着点油腔滑调,让人听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。 “这个……”墨霖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烈镜又是个牛皮糖性格,被他粘上,想要甩掉可就困难了。 小白嘿嘿笑着跳上墨霖的肩头道:“老大,我看这小子天赋不错,干脆就收下他吧。” 墨霖狠狠瞪了小白一眼:“你是因为他做饭的手艺好吧?” “也可以这么说吧,我看这小子以后有当厨神的天赋。”小白腆着厚脸皮道。 “那你为什么不收他?” “我是妖兽,不能收人类徒弟的。”小白振振有词的道,说出来的缘由让墨霖没办法反驳。 “是啊,墨霖哥哥,我看他们很可怜的,不如就跟着我们吧。”月瑶也为烈镜求情道。 月瑶这些日子和大熊玩的很开心,大熊傻傻笨笨的,却特别得女孩的宠爱,月瑶爱它爱到晚上必须搂着睡。想到要和大熊分离,她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,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让墨霖一见就心软了。 不过墨霖还是看了一眼朱评漫,见他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件事情,心中便笃定下来。 “好吧,你就留下来吧。”墨霖无奈的道。 “多谢师父,弟子这里给师父磕头了!”烈镜大喜,拉着大熊就拜。 “别,我可没说收你为徒……”墨霖想要去阻止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烈镜和大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磕了三个头,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墨霖,眼里的神情分明是在说:头都磕了,你要是反悔的话,我们会很伤心的…… 墨霖哭笑不得,只好随他们去。反正这两个活宝懒的惊人,墨霖也不担心他们会主动要求学什么本领。 因为一路都处在兵家的领地范围内,众人更改了作息,每天昼伏夜出,免得惊动兵家。 走了两天之后,远远的已经能看见大沼泽的轮廓,而空气中的湿度也逐渐的增加。 上一次来大沼泽的时候,墨霖身边有洛芊芊和令狐紫两人陪伴,这一次虽然人多热闹,可终究让墨霖心中有些遗憾。 东方是兵家,令狐紫在那里。西方是墨家,洛芊芊白了头发。墨霖却哪里都不能去,只能一往无前的去大沼泽,他要变强,只有变成盖世的英雄,变成无敌的强者,他才能去做他想要做的事情。 “前方就是毒瘴了,大家要小心。”距离大沼泽越近,聚拢在沼泽上方的桃红色毒瘴就就越来越清晰。远远看去,毒瘴如同一朵巨大的蘑菇,艳丽无比。不过越是漂亮的蘑菇毒性就越大,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道理。 “噗通”,憨憨的大熊一脚踩进泥坑里,摔的浑身都是泥。它傻傻的爬起来,月瑶心疼的埋怨道:“大熊,跟在我后面,不要乱跑。” 而烈镜则跟在黄泉身边嘀咕着:“咱们真的要去大沼泽吗,我听说里面都是吃人的妖兽,如果它们没有吃的看中你我怎么办?” 黄泉微微一笑:“那我只要比你跑的快就行了。” “为什么呢?”烈镜狐疑道。 “这样趁它们吃你的时候,我就可以逃走了。”黄泉道。 “真是狠毒啊,看你像个读书人,心肠竟然这么毒。”烈镜打个寒战,溜到墨霖身边去了。 “师父,你看我这身板,毒瘴那么厉害,我干脆就不要进去了,在外面等你们好了。”烈镜嘿嘿的陪着笑道。 墨霖瞄了他一眼道:“好啊,你干脆去百兵城开个餐馆,等我们有空的时候自然会去给你捧场。” “那就不必了,我就在毒瘴外面等你们。”烈镜咧开嘴,笑得跟盛开的花朵似的。 “也行,不过晚上的时候这里有很多妖兽出没,小心被吃掉。”墨霖道。 “啊……”烈镜的脸变得跟苦瓜一样,“我仔细想了想,师父的身边没有我可不行,就算毒瘴再危险,我也跟定师父了。” 看到烈镜拍着胸脯,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,墨霖只有苦笑。不知不觉中,他的心情因为烈镜的插科打诨,渐渐的轻松起来。 无论命运如何煎熬,总还是要努力向前的。既然一定要往前冲,那么为什么不面带微笑呢。墨霖想的并不深入,却被无形之中感染着,步法越来越坚定,也越来越轻快。 来到毒瘴的边缘,小白和月瑶丝毫没有不适的反应,对于妖兽来说,毒瘴根本只是带着一点甜味的气体而已,不会对它们的身体造成伤害。 墨霖和朱评漫已经修炼到可以自由开合身体毛孔的阶段,而且他们的灵能也能在身体肌肤表面形成一层保护膜,免受毒瘴的侵害。 黄泉,烈镜和大熊就惨了,他们只嗅到一点点的毒瘴,就立刻浑身起了红点。 “我要死了吗?”烈镜大惊小怪的道。 墨霖走到烈镜的身旁,伸出手来在他的身上由上而下的一扫,一道橙色的灵能就将烈镜给罩住。 “哈哈,我认得,这是农家的密轮灵能。”烈镜笑道。 如法炮制,墨霖又为黄泉和大熊各自罩上灵能,他们身上的红点这才慢慢的消失。 “好了,走吧。距离妖神殿还有很远呢。”小白回到多年生活的大沼泽,轻车熟路的走在前面。 小白一边走一边给月瑶讲述着大沼泽的传说,讲述她的母亲白狐妖王在这片土地上颠倒众生的传奇。墨霖默默的听着,忽然觉得美满的爱情个个相似,不幸的爱情各有各的不同。 白狐妖王和申宏,男才女貌让人羡慕的组合,最终却落得惨死收场。 黄泉和碧落,青梅竹马的情侣,却天涯远隔无法相见。 “我还能见到芊芊的,我一定不会一走就是十年,我也不会辜负她。”墨霖心中倔强的想着,而不知不觉间,他又回望了一眼百兵城的方向,那里也有一个他牵挂着的人,他甚至不清楚,他是否是在害怕令狐紫的感情。 队伍走出半日,烈镜和大熊不停的掉进沼泽泥潭里,浑身脏兮兮的叫苦不迭。好在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,众人找了一块干爽的地方停下来,墨霖收集了些干草和灌木的枝叶,点燃起来照亮了茫茫夜色做篝火。 大沼泽的夜很冷,四周都是无尽的旷野,夜风凛冽的吹过,烈镜和大熊同时打了个寒战,一起冲到篝火边上哆哆嗦嗦的烤起火来。 小白本来伏在篝火边上烤火,耳朵忽然竖起来,眼中现出寒芒来,盯住远方的夜色。 与此同时,墨霖也察觉到了有妖气由远而近的靠近过来,他警惕的起身,手按在了赤魂的剑柄上。 “小的蛇三清,参见大妖王!”一个黑影慢慢的从黑暗里清晰起来,走到近前来,一躬身行礼道。 小白嘿嘿一笑:“小九让你来的?” “是九妖王派我来的,他说老朋友到来,不能亲自远迎,但已经在妖神殿摆下酒宴静候。” “嗯,这还差不多。”小白望着墨霖道,“老大,我们走吧。” “怎么走?”墨霖一愣。 话音刚落,前方不远处的地面忽然抖动起来,在篝火微弱的火光照耀下,众人惊愕的看到不远处的一个泥潭里翻滚起泥浆来,一条巨大的虫子慢慢的从泥潭里钻出来。 等虫子完全从泥潭里爬出来,墨霖这才看到它足足有五六米长,身上有不少的皱折,略一收缩,身上沾满的泥泞就滚落下来。 “这是泥虫,各位乘坐它很快就能到妖神殿。”蛇三清道。 “这家伙……太恶心了。”烈镜呲牙道。 泥虫似乎能听懂烈镜的话,微微的扭过头来,那眯缝着的眼睛里射出一道几乎能杀死人的寒光来。 烈镜吓了一跳,忙躲到大熊的身后去。 小白一跃而起,跳上了泥虫的头,用尾巴在泥虫的头上扫着道:“泥虫,好久不见了,最近乖不乖?” 泥虫发出“咝咝”的声音,还扭动着庞大的身体,似乎在非常开心的跟小白撒娇。 朱评漫也跳上泥虫,稳稳的坐在尾部,墨霖则帮着月瑶几个爬上泥虫,最后一个跳上去。 等众人坐好,蛇三清也跳上泥虫,在它耳边道:“走吧,回妖神殿。” 泥虫嘶叫一声,身上的皱折收缩起来,然后轻轻一弹,巨大的身体就在沼泽里滑出很远。它就这样一收一弹,速度迅即如同飞鸟般,让众人惊诧不已。 “真是太刺激了……”烈镜和大熊紧紧的趴在泥虫的身上,生怕掉下去。他们两个的样子让众人哈哈大笑起来,就连泥虫也发出“咝咝”的笑声,显然对他们的胆小不以为意。 有了泥虫当坐骑,大沼泽的无边泥潭就不再是问题。也就是一个时辰的功夫,前方就隐约出现了妖神殿巨大的黑影。 “妖神殿就要到了,请诸位坐好了。”蛇三清这话主要是跟烈镜和大熊说的。这两位大概对过快的速度有些敏感,瞧他们的脸色,只怕要吐了。 来到妖神殿的城门口,城门早已经洞开,城门前立着两个妖王,正是犀牛王和金翅大鹏鸟。 泥虫停在城门口,小白第一个跳下去,蹦到犀牛王的头上道:“老牛,你怎么又胖了?” 犀牛王尴尬的道:“大哥,在外人面前,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。” “好吧好吧。”小白又蹦到金翅大鹏鸟的肩膀上,“衰鸟,你最近还是那么衰吗?” “我……”金翅大鹏鸟无言了。 看到小白这么欺负犀牛王和金翅大鹏鸟,墨霖暗笑不已。小白的个性无法无天,倒是颇让墨霖羡慕,他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摆脱所有的牵绊,不再顾虑太多的正与邪,做个爱憎分明的自己。 墨霖等人都走下泥虫,蛇三清拍了拍泥虫的脑袋,和它一同没入黑暗之中。 “各位,九幽妖王已经在妖神殿摆下酒宴等候,请跟我来。”金翅大鹏鸟对朱评漫和墨霖道。 “请带路。”朱评漫道。 金翅大鹏鸟和犀牛王在前,墨霖等人在后,一路走进了城中。 此刻虽然是深夜时分,可城中还是灯火一片,不少妖兽三五成群的聚拢在街道上,不是喝酒就是闲聊。 “那不是墨霖吗?”一个虎妖看到墨霖,惊喜的叫起来。 墨霖闻声望去,却是当初在大沼泽养伤时候认识的老朋友,便冲他一招手。 “墨霖,听说你现在是人类公敌了?这回是不是要在大沼泽久住了,我看你就住在这里算了,咱们妖神殿有酒喝有肉吃,神仙一般的日子啊。”虎妖和墨霖算是相熟,大声的嚷嚷道。 “我会考虑的。”不是敌人的时候,墨霖真心喜欢妖兽们爽朗的个性。 “那好,我等你喝酒啊。”虎妖开怀大笑着,举起手中的酒杯,一仰脖灌了一大口。 来到妖神殿前,墨霖立刻感受到殿内充满了冲天的妖气,看来这一次的场面很大,想必九大妖王齐聚才会如此这样强烈的感应。 果然走近妖神殿之中,一抬眼就看到坐在正中央宝座上的蛇九幽,他还是一如往常的苍白,一见墨霖,眼中的精光就闪烁起来,让墨霖有点心惊肉跳。 “老朋友,真是好久不见了。”蛇九幽微笑着起身,径直迎过来。在他的身旁,是另外四位妖王虎暴君,狍魈,天狼王和黑水鱼王。 “的确很久没见了。”朱评漫朗声笑道。 “上一次见面,我们打的不亦乐乎,转眼一百多年过去了,没想到居然还有机会成为朋友。”蛇九幽道。 “我们不是朋友。”虽然是在妖兽的地盘上,但朱评漫说话一点都不客气。 墨霖看到蛇九幽身后的四个妖王脸色都是一变,不过蛇九幽却还神色如常。 “你还是那个臭脾气,好吧,我们不是朋友,但你总该承认是我的客人吧。” 朱评漫笑了笑:“只要有好酒,我就做你们的客人。” “那你可要尝尝我们用大沼泽里特有的泥浆果酿造的三日醉。”蛇九幽大笑着对朱评漫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,指引他去到左侧的上首就坐。 小白毫不客气的蹿到右侧的上首,那里一直空着,看来是早就给他预备好的位置。 “你是八妹的女儿吗?”蛇九幽的目光落在月瑶身上。 月瑶点了点头:“我叫月瑶。” “月瑶吗?好名字……”蛇九幽叹息一声道,“欢迎你回到大沼泽,这里是你的家。” 在左手边有一个空着的位置,众妖王将月瑶引过去坐,从序列上来看,他们已经承认月瑶是白狐妖王的继承人了。 “我们又见面了。”最后,蛇九幽看向墨霖。 “是啊,又见面了。”墨霖苦笑道。当日离开妖神殿,他本以为再也不会回来,却没想到命运跟他开了一个大玩笑。如今天下之大,除了大沼泽,似乎再也没有他的安身之地。 “我说过,这里永远欢迎你。无论你是不是赤龙。”蛇九幽道。 金翅大鹏鸟上前安排墨霖和黄泉等人就坐,就连大熊也跟在烈镜的身边混到了一个座位。 蛇九幽重新回到他的宝座上,威严庄重,他抓起桌上的酒杯道:“各位远来是客,蛇九幽略备薄酒,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,还望海涵。” “好了好了,别说那些客套话了,我都饿了!”小白不满的嘟囔道,他早就看着面前的烧鸡流口水了。 “那就不多说了,我先干为敬。”蛇九幽对小白也十分无奈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 一开始宴会的气氛还有些沉闷,毕竟双方是两个阵营,曾经都是仇敌。不过随着几杯酒下肚,场面也渐渐的活跃起来,尤其是有了烈镜和大熊这两个家伙,他们贪婪的吃相引得众妖王连声大笑。 笑声一起,气氛就活跃了。众妖王纷纷去给朱评漫敬酒,口中说的敬酒词几乎如出一辙,无非是“某年某月某日,您老人家差点杀掉我”之类的。墨霖一旁听了,不禁苦笑朱评漫到底结过多少的仇家。 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好几个妖王喝的酩酊大醉,就连朱评漫也满脸通红,看来妖兽的三日醉的确是好酒。 蛇九幽走下宝座,来到墨霖的面前,低声的道:“这次来大沼泽,有什么打算?” 不等墨霖答话,小白就蹿上他的肩膀道:“小九,这次回来大沼泽是要麻烦你一件事情。” 蛇九幽叹了口气:“摩天崖倒塌的事情我听说了,你要我帮忙的事情不会是熬炼龙骨吧?” “我就知道你这家伙聪明,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小白嘿嘿一笑。 “这件事情我可以做,但是我需要先知道,我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蛇九幽的眼中射出精光来,直视墨霖,那凌厉的目光让墨霖心神一凛,似乎心中所有的一切烦恼和忧愁都被他看透。

查看更多热门推荐排行榜单